<dl id="39pk1"><ins id="39pk1"></ins></dl>
      <output id="39pk1"></output>

      1. <li id="39pk1"><s id="39pk1"></s></li>
        <dl id="39pk1"><ins id="39pk1"></ins></dl>
        •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·浙新辦[2008]17號

        •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

        •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

        •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

        •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

        微信 新浪微博 APP

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灣新聞網  ->  專題專欄  ->  人文龍灣 -> 正文

        登高遙望永嘉場

        2018年08月23日 09:25:34來源:龍灣新聞網

          項有仁

          題記——

          從李白的“床前明月光”,到余光中“一枚小小的郵票”,人間傳承著一種極為珍貴的感情——鄉愁!

          (一)

          登高遙望永嘉場,我望見了“甌在海中”,望見了永嘉場天造地設的前世今生!

          甌,古溫州也。1700年前郭璞(公元276-324年)為“甌居海中”作注:“今臨海永寧縣,即東甌,在岐海中也”;明代王瓚編的《弘治溫州府志》開宗明義第一句:“溫,古東甌也”;清代郭鐘岳《甌江小記》載:“海東之國曰溫州,在漢時稱‘東甌’”。

          而溫州東面的大羅山,當年還是座海中孤島。東麓的永嘉場,則為水鄉澤國,一片汪洋!時任永嘉太守謝靈運(385-433年)的《游赤石進帆海》詩:“揚帆采石華,掛席拾海月,溟漲無端倪,虛舟有超越”,寫的就是在溫州東面與大羅山之間海面上的泛舟情景。

          浩淼的海水,攜帶著來自長江口、杭州灣的泥沙,千里奔波南下,路遇大羅山擋道,潮平靜止時,便將滿懷的泥沙(每立方米海水含沙1.1-3.4公斤),撒落在山麓。百年銖積,千載寸累,增厚了的淤泥層順著大羅山和黃石山的山麓坡度,自公元七世紀(唐初)始,逐漸露出海面。千年懷胎,一朝分娩,“永嘉場”平原誕生!

          大海日潮夜汐,一天兩回,無論春夏秋冬,不分風霜雨雪,千年如一,殷勤地來撫育初生的處女地,永嘉場平原在大海的關愛下茁壯成長。到唐朝中期(八世紀)漸成一片南起元寶山,北止甌江,依山傍海的帶形地塊,永嘉場平原整體形成。

          大羅山下海水中浮起土地,先民們從此結束了上山打獵、下海捕撈的原始生存狀態,登上平原開始農耕養牧、煮鹵制鹽的農貿生活。背靠大羅山的豐富柴源;面臨東海無窮盡的咸水。優異的天賦,贏得朝廷于公元758年在此開辟了“中央經濟特區”永嘉鹽場。“永嘉場”誕生!

          “甌居海中”!大海母親孕育了永嘉場,永嘉場在大海母親撫育下成長!母子天性,母親目空天際的豪放視野;胸納百川的包容度量;長風萬里的進取精神;前赴后繼的堅毅品格,原原本本,纖悉無遺地留傳給了兒子,鑄成永嘉場地域文化中一股卓爾不群的自強不息、奮發前瞻、誠信務實、人和合群的精神特質。黑格爾老人說的“當人類面對海洋時,會感到自己的力量同樣是無窮的”這句名言,為永嘉場人品格形成作了最權威的注腳!

          (二)

          登高遙望永嘉場,我望見了鄉民們“積沙為城,以捍潮勢”,望見了永嘉場人浪尖堵土,龍口奪地的生存博弈!

          大海垂愛,銜泥哺沙孜孜矻矻撫育了永嘉場平原;大海任性,翻臉無情,興風作浪,侵襲濱海人的生存。于是“積沙為城,以捍潮勢”成了永嘉場人謀求生存的傳統手段,海堤成了永嘉場人安身養命的屏障。平時人們畢恭畢敬地添泥加土侍候它;每月月圓大水潮,全民總動員上堤維護它。在巨無霸的大自然前,人的力量畢竟有限,史載自宋初十世紀至當代二十世紀的千年中,永嘉場遭受洪潮洗劫約149次左右(見《沙城鎮志》p25-29載),平均每60-70年一次。六十花甲子,正好人的一輩子各要領受一次洪災洗禮。都要經歷一次被巨浪擊倒,又騰身而起劈浪奮進的過程。尤其是公元1166年(南宋乾道二年)“丙戌”之災,永嘉場慘遭滅頂,人畜俱空,一片廢墟!可是這爿具有大海特異稟賦的土地又“浴火重生”,兩百年后入明時已恢復元氣,漸成浙南翹楚!永嘉場坎坷砥礪的千年,是一部眾志成城的圍墾史:一部龍口奪地的奮斗史!

          據地理學家姜竺卿先生考證:公元八世紀(唐中期)以前,大羅山北麓與黃石山南麓各自成陸,中間尚存一片直徑約五公里的水域,驚濤拍岸,直達東海。臨水而居的村落各自為堤,故有眾多的以地名或姓氏命名的堤壩星羅棋布,見諸史籍:如茅竹岺埭、軍前大埭、黃石山南埭、橫浹埭、陳大埭、楊家埭、呂家埭、倪埭。

          唐中期,大羅山與黃石山之間水域淤漲成陸,永嘉場平原整體形成。現在橫亙永嘉場全境、北起黃石山、南訖老鼠山、全長20來公里的“永嘉場塘河”,可視為唐中期先民們為“筑堤捍潮”而挖土取泥的遺跡——顧名思義:“塘”即堤壩,“塘河”即堤邊河也!以上淺見與姜竺卿先生考證的唐中期海岸線基本吻合。

          唐宋以前,長江、錢塘江、甌江流域沿岸植被好,水凈泥沙少,海岸淤積慢,自8世紀“永嘉場塘河”形成至16世紀中期的明嘉靖庚戌年(公元1550年),才在距塘河東面2公里左右,建成又一“捍潮護地”的巨大工程“明沙城”,這表明800年來永嘉場平原平均每百年東擴僅0.25公里。

          唐宋以后,內陸江河上中游開發加速,海水泥沙增多,永嘉場平原淤積加快。出水的陸地對人們是塊巨大的誘惑,永嘉場人緊追新生的處女地,清初(另一說是乾隆)在東距沙城0.5公里左右建成“橫河降”。清中期棄舊換新,向前東擴2公里建成“總降”。得隴望蜀,清末民初又東移1.5公里處建成“坦降”。永嘉場人緊追東移的海岸線,亦步亦趨,似孩兒追隨娘!若以明中期沙城為起點,至20世紀末的“坦降”(從1550-1990年),450年中永嘉場平原東擴了4公里,平均每百年增0.9公里。

          “筑堤捍潮”,成陸之初,是惶惶不可終日的被動自衛;成陸之后,是雄心勃勃地主動擴展,堤塘成了永嘉場平原的保衛神。

          (三)

          登高遙望永嘉場,我望見了永嘉場“地不宜粟麥而粳稻足,不宜桑而織纴工,不宜漆而器用備”。從眾多的“不宜”到“足”“工”“備”的翻盤中,望見了永嘉場人創新創業的抗逆精神;永嘉場向善向上習俗鄉風。

          濱海的永嘉場日潮夜汐,一天兩次海浪干擾。小則驚濤拍岸,大時濁浪滔天。永嘉場人在“不宜”居住的危境下,斬風裁浪,“積沙為城”,自大羅山麓起步步為堤。篳路藍縷,為謀求立足之地而百折不撓地抗爭!

          山隔海阻,永嘉場環境捉襟見肘。永嘉場人在“不宜”發展的困境下,“天人合一”,填海成陸。精衛銜石,為開拓生存疆域而勇往直前!

          淤積成陸的土硬泥韌,“不宜”農耕。永嘉場人高舉天下第一重的八斤大鋤。一年下來鐵打的鋤頭尺二變尺一。

          地形凹凸,水田又旱地。干濕兩重天。永嘉場人就晴天上旱地,雨天下水田,一年出勤330天左右來應對。當年葉祥奎先生(1927-2012年,中科院研究員),高考時被作文題《家鄉的茶館》難住了。茶館上了考卷,足見普及。可是永嘉場人燈下打稻,月下耘草,民諺:“正月初一開田眼(牛犁不到的田角),不算勤力不算懶!”哪有茶館?口頭禪“八歲供柴倉(扒柴),十歲供米缸(下田勞作)”,從成親到終老,一生只穿一雙布鞋的大有人在,哪有空閑品茶聊天。永嘉場人的勤勞節儉曠世罕見!

          大海引領永嘉場人彳亍前行,像母親牽著孩子,自幼便領受踉蹌向前的磨煉,樹人樹業的教養。

          全國稱耕地非“田”即“地”,永嘉場卻稱“世耕”——子孫世代耕種,多激勵人心的稱呼!所以永嘉場人超凡脫俗的勤奮,已超越凡人圖謀溫飽的生理本能,上升為子孫開創不世基業的理性追求。于是事事力爭超越;處處追求創新:

          如糖蔗上世紀30年代自瑞安馬嶼傳入,永嘉場人將煎糖四口鍋擺成正方形的“梅花灶”,改為“一條龍”的“一字灶”,充分利用了熱能又提高了產量。后來居上,終成溫州糖區魁首。

          罱網清時自平陽石界河(今屬蒼南)引進,原為兩船五人成一生產單位,永嘉場增為每船三人,平衡了動力、顯著提高了產量。“永嘉場黃魚”稱譽溫州水產市場。

          全國舞龍都是“一條龍”的盤旋滾舞,永嘉場的龍頭、龍尾、龍身分開。擺脫了拖頭帶尾累贅的中華龍,能巧妙地拼出“天下太平”“上元大吉”“代天行化”“光天化日”等二十多個字來。舞龍拼字,全國罕見,“永嘉場拼字龍”折桂國家“山花獎”。

          除夕“年夜飯”,中華國粹,全家老小團圓,血緣親情的“嘉年華”!只是各地都局限在一家人,楊白勞家破例也只邀了大春和X嬸。永嘉場不同,稱“分歲酒”,主賓是至親好友,全家老小作陪,三五桌不等,濟濟一堂,親情可掬。每戶輪流做東,自十二月二十四“小年”開始,吃到除夕“關門炮”響。

          永嘉場的好客好友好交際,源于生存環境使然。因為“積沙為城”“墊海成陸”都需全社會的集體參與,促使人們必須走出小農經濟的自我封閉,趨向社會的合群抱團,群體意識成了永嘉場與生俱來的慣性。所以自古以來即為人緣社會,人際關系密切,器重人情鄉誼。凡男孩八九歲便要找齊八人結成“盟兄弟”,一年聚餐一次,仿古人“義結金蘭、禍福與共”的意思!翁婿姑舅一年中“四季八節”禮尚往來;親族鄰里紅白喜事相扶相賀。各大氏族均設有“養賢田”,奨掖后輩讀書上進。社會篤行誠信,各苧蔴店無憑無據放出成千上萬斤苧線外加工,回收無缺斤短兩。

          時勢造英雄,正是在驚濤駭浪逆境中的生存博弈;窮途困境下的創業追求,才完成了永嘉場人品格的塑造,風尚習俗的形成。永嘉場人在創造“永嘉場”過程中,也創造了自己!這也正是在多個“不宜”中,創造出“足”“工”“備”奇跡的謎底!古人稱:“人杰地靈”,正確的表達應是“地靈”成就了“人杰”!

          (四)

          登高遙望永嘉場,我望見了永嘉場“山海之秀,鐘于人文”,望見了領軍浙南的永嘉場文化星群中,三顆巨星閃爍千古!

          農貿社會的永嘉場古來文風鼎盛,南宋“丙戌”洪災后經300余年休養生息,入明后又恢復了勃勃生機。以李階(1456~1533)、王瓚(1462~1524)領頭開啟的煌煌文脈,到明中期人才輩出,領銜溫州。據項喬《甌東私錄》載:永嘉場當時“為宰相一人,為司成者兩人(中央部級)、為部署,為藩為臬,為知州二十多人(均屬處級及以上)”。溫州全市上《明史》計十一人,永嘉場即占四人(張璁、王德、王沛,王瓚)。明萬歷《溫州府志》載入溫州鄉賢祠二十六人,永嘉場獨占九人(王瓚、張璁、項喬、張遜志、王健、王德、王叔果、王叔杲、張遜業)。堂堂溫州府,區區永嘉場,雖非“太倉梯米”,亦可比“寸木岑樓”(永嘉場面積不足溫州市的五百分之一),可是上國史府志的名人鄉賢,卻獨攬全市的三分之一強!

          實至名歸,永嘉場曾被稱為浙南文化高地,這不僅因它的這個團隊優秀,更因領銜人物的卓越:

          其一:國難當頭,舍生取義的殉國宰相陳宜中。

          青山陳氏先祖陳宜中(1226~1283),為太學生時即與同窗上書彈劾權臣丁大全,被譽稱“寶祐六君子”。他出仕于多事之秋,蒙古胡騎席卷神州,趙宋政權風雨飄搖。臨危受命,他出任救亡宰相,力挽狂瀾于既倒,堅拒投降稱臣。護二王輾轉閩粵,還只身遠赴占城(暹羅),謀求救國力量,并在福州另立趙宋小朝廷。浴血抗戰六年,奈何殆勢難扳,回天無力,宋亡時投海殉國!以“國存與存”“國亡與亡”之凜然大義,譜寫了另一首文天祥的《正氣歌》。舍身取義、殺身成仁!壯哉陳宜中,當與蘇武、班超、岳飛、文天祥、史可法、鄭成功諸公并垂青史;

          其二,勇立潮頭,兩千余年來第一次將“人權”駕馭于“皇權”之上的思想解放先驅張璁。

          普門(今普門村)人張璁(1475~1539),明嘉靖年間“中興賢相”。他八試春闈,充分顯示了溫州人的堅毅品質。主政七年,勵精圖治,使沉疴時久的明中期出現“中興”景象。他的“持身特廉”凈化了社會風氣,竟致“苞苴路絕”,歷史上難得的好官。可是他的歷史閃光點是在“大禮議”中理論聯系實際地踐行了“人權”思想。

          兩千多年來儒家的核心觀念“仁”的主體“人”,一直停留在書齋里、書本上,先圣先師的說教中。真正將“禮本人情”付諸社會實踐,將“人權”凌駕于“皇權”之上的,張璁是有史以來第一人。他所倡導的“大禮議”是對人權的尊重,對皇權的蔑視。雖不能像同時期歐洲的“文藝復興”那樣,成為推動時代前進的思想解放大潮,可是它所鼓吹的“人性”,踐行的“人權”至上,已融入中華文脈。370年后醞成“天賦人權”的戊戌變法維新,400年后發展為“人格解放”的“五四”新文化運動,500年后終成改革開放中“以人為本”的時代思潮主流。

          其三:承先啟后,永嘉學派明代傳承人,“事功”學說杰出實踐家項喬。

          項喬(1493~1552),七甲后社(今七五村)人。在元明文化多元,永嘉學派日趨式微時,他破冰而出充實、發展了永嘉學派,終生學以致用地踐行“事功”學說。

          在18年地方官任上,他徹底否定官場千年因循的“治民”觀念。提出“郡守之職在養民”。開當今歷屆政府奉行“以經濟建設為中心”之先聲。斬木揭竿,將政府職能定位由消極的“治民”管理型,轉型為積極的“養民”服務型。實現了“官本位”向“民本性”的歷史性變換。

          在任上他三次放棄飛黃騰達的進京發展機會——因京中辦事必受多方掣肘,而“太守能自行其志”。安心扎根地方官任上,身體力行“務實事功”的“民生工程”,官績官德,史書留芳。

          他的一系列在實踐中由感性生發的理性真知:如“天下患無好官,不患無好百姓”“為政貴在防奸”“治國在于治官”“治官難于治民”“先有衣冠之盜(官員貪污),后有干戈之盜(盜賊)”等論點,當年曾震撼官場學界,至今對我們仍有振聾發聵的啟迪意義!

          縱觀孔孟之道所傳承的“以人為本”理念,天經地義,千古不渝;永嘉學派倡導的“務實事功”學說,恫瘝在抱,救世良方。可是先哲先賢們囿于主客觀條件,大多是說在嘴上,寫在書中。真正理論聯系實際,為學說的實踐奮斗終生并卓有成效的,縱觀儒學2500年,永嘉學派800年,唯獨項喬!

          海之靈,山之秀,煌煌文脈,承先啟后!

          (五)

          登高遙望永嘉場,我望見了“溫之龍……至海而盡;海之弓,大海帶環”,望見了鐘靈毓秀、龍庇海澤的永嘉場!

          我不知堪輿,但相信風水。“淮南桔,淮北枳”,一方水土養一方人:北方地廣野寬,風干氣清,北方人豪爽;南方山明水秀,細雨微風,南方人細膩;西北塬古畈老,土厚壑深,西北人質樸;海邊波瀾壯闊,煙波變幻,濱海人機靈。永嘉場西有“溫之龍”千里奔波而來括蒼山(余脈大羅山)的呵護,東受“海之弓”波濤萬重大海洋的滋潤。山擁海抱,孕育著這爿頗具靈性、日長夜大的土地,朝著太陽升起的地方延伸。誘導永嘉場人自大羅山麓起步,一圈圈、一檔檔,頂風斬浪,跟隨著它造堤圍墾,去為實現興家創業的理想而前赴后繼,摩頂放踵!

          一條堤塘就是一股紐帶,將人們緊緊捆綁成一個生命共同體一一合群抱團、鄉里情誼;一爿處女地亦即一個操練場,培訓人們沖刺意志、超越精神!

          回顧內地大陸,人們生活在祖傳的大地上,古板又傳統: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“耕田而食,鑿井而飲”,父業子承,現成又安定。

          可是“現成”了,易生惰性;“安定”了,會成守舊。“現成安定”,孿生的是:懶慵不思進取!古書曰:“安之若素”!

          而永嘉場人生存環境逼仄,“窮則思變”,充滿生命活力的土地牽引著人們邁向理想的遠方!自稱是“半個永強(永嘉場)人”的當代文史專家董楚平(1934-2017)先生猜測;“永強的土地里說不定蘊藏著某種神奇元素”。先生猜對了:永嘉場的土地會動,有生命的土地中蘊藏著“勤奮”,“進取”兩大精神元素!于是才會有永嘉場最后一位鹽場官、五品銜的蘇北人程云驥先生“高士恒棲滄海曲;好山多在永嘉場”贊語的傳世!

          “高士”“好山”,相得益彰。千年蛹化,今朝破繭為蝶,物化為“溫州模式”,升華作“溫州精神”!

          登高遙望永嘉場,我望見了“甌在海中”。望見了正是氣象萬千、活力無窮的海洋文化,哺育了溫州的今日輝煌。那位于她東方、出身于海洋的永嘉場,該是“溫州模式”“溫州精神”的故鄉!

        [編輯: 孫曉敏 ] 
        下載

        微博